苍山如海

【刀剑乱舞】请君勿死(1)

【注意事项】

1.ooc注意

2.新人写手,请自带避雷针

3.自家本丸自家刀

【以上都OK?那就正文如下】

     审神者这个职业可以是兼职也可以是全职,全看各位的时间安排,但是有这么一位审神者她已经神出鬼没到连近侍都经常看不到她的程度了。但是今天是周末,这位审神者终于停留在了本丸里。

      “主昨天什么时候睡的?”在路上看到从二楼下来的药研,长谷部端着早餐上前询问道。

      “大概晚上12点吧。”药研推了下眼镜,“长谷部君麻烦你了,大将可能会晚一点起来。”

      “好吧。”端着早餐往厨房走去,长谷部觉得这饭怕是还要再放上一段时间了。

      拿起别在自己白大褂口袋上的表,药研看了下时间,时针和分针在表盘中完美地形成了一条直线。按照大将的生物钟,这个点怕是要起了。药研转身上了楼梯,走廊中更靠里的房间中果然传来了一些细微的声响。拉开门往里走,药研看到自家大将正摇摇摆摆地从被子里爬了起来,那副睡眠严重不足的脸和脚步虚浮的样子让药研深深皱起了眉。

      “大将,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趁我不注意起来补工作了?”药研扶住了审神者的手臂 ,看着她自己揉着太阳穴以减轻头疼的程度。

      “对不起,药研。”打了一个超大的哈欠之后,审神者一个踉跄,“昨天晚上出了急诊,我四点钟才躺回床上。”

      “什么?”听到审神者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药研一下子就生气了。手上微微用力,完全不知道今夕何夕的审神者就顺着药研的力道跌回了柔软的被窝。身下柔顺的触感让疲倦的身体下意识地倒了下去,但突突跳着的太阳穴却在提醒着她还有未办的事情。

      “大将,你必须得休息了!”药研把被子重新盖回了审神者的身上,顺带还贴心地把她的头发从后颈那里捞了出来。

      “可是……”眼皮已经粘起来的审神者依旧拉着药研的手不放。

      “今天的出阵就暂停好了,但内番的人员我会安排好的。”把审神者的手放进被窝盖好,药研半跪在她的床边。

      “但是……”审神者死活不松开药研的手。

      “到了中午我会来叫大将的,大将就好好休息吧。”截住了审神者的话头,药研感到手上的力度慢慢变弱了。

      在确认审神者已经睡熟之后,药研慢慢地把手抽出来,然后悄悄地起身,空调要调整到一个合适的温度,遮光的屏风要给她支上,再在屏风外面的几案上点上了助眠的薰香,药研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审神者的房间。

      眼下时间还早,药研作为近侍开始大致巡逻起本丸的情况,山伏国广和同田贯正国已经开始开始做晨练最后的收尾运动,庭院中堀川拖着一个披着白被单的人前去晒衣服。鸣狐的小狐狸哒哒哒地往厨房跑去,而鸣狐本人正在和一期哥交流着。

      如果没看错的话,樱花树上那两个跳跃着的身影应该是小狐丸和今剑,石切丸和岩融两个人一个扛着锄头一个扛着钉耙在树底下张望。青江被兄长的念咒声钉在原地,而左文字家的两位兄长正在小心翼翼地照料着一株果树。在即将接近厨房的时候,药研已经能清晰地听见来自长谷部的怒吼。

      “鹤丸!西瓜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玩的!”

      药研拐了个弯就看见一脸沉郁的大俱利头上顶了半个完整的西瓜皮,看得出来鹤丸也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否则那个西瓜怎么会如此契合大俱利的头型呢。推了推眼镜,药研绕过他们朝里走。

      在灶台上忙碌的烛台切看到他来了以后,指着放在桌面上的早饭说:“早上好,药研。早饭都在这里了,随意取用吧。”一边说着,他手里的活也没有停下。

      端着盘子走到厨房边上的小饭厅,药研围观了长谷部教育鹤丸不要捣乱,烛台切威胁他要是再捣蛋就不给点心吃,以及鹤丸老老实实地向大俱利道歉并替他抱走了西瓜去放井里冰镇。

      “抱歉,药研,让你看笑话了。”终于从厨房脱身的长谷部来到药研面前开始日常询问主的情况。

      “没事,长谷部君,我已经习惯了。话说烛台切先生在做什么?”药研把盘子端了回去,顺带清洗了一下。

      “他说那是西瓜冰沙,上个礼拜审神者就在念叨的东西。”长谷部回头看了眼在飘花的烛台切,“那么,主上有什么新命令吗?”

      “没有,她昨天晚上瞒着我又起床了,所以我勒令她回去睡觉了。”药研简单说明了情况之后,便离开了厨房。

      太阳渐渐升高,有一些刀剑男士都陆陆续续地起床了,站在二楼的走廊上看了两眼,药研转身进了实验室。

      是的没错,原本应该被称作近侍房的地方已经完全大变样了。由于某些客观原因,审神者将这里改造成了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实验室,除了她自己以外之后药研可以随意出入。

      推开拉门,全玻璃式的房间一下子闪到了药研的眼睛。为了能尽量减少外界细菌的干扰,玻璃房唯二的两个进出口外还建造了两个小房间用于除菌和更衣。这么大一套设施还蚕食了不少审神者的主卧,不过好在她的主卧出了用来睡觉就基本不干别的了。

      药研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发现离短刀起床的时间还早,就先拿了一本医书,坐在了玻璃房外面看了起来。

      隔壁房间里审神者睡觉时的动静清晰地传了过来,药研好心情地又翻过了一页。真是个悠闲的早上,他这么想着,一边掏出了一本笔记本在纸上写下了“周期”、“体温升高”、“14天”之类的字样。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的完美,如果狐之助的铃铛声不要停在审神者门前就更好了。

【TBC】


·各位千万不要晚睡啊,四点睡六点起会死人的!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