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如海

【刀剑乱舞】请君勿死(2)

【注意事项】

1.ooc

2.新人写手,请自带避雷针

3,自家本丸自家刀

【以上都OK?那就正文如下】

前篇:1

【前情提要】好不容易回了趟本丸的审神者在药研的推波助澜下开始了自己悠闲的周末,可是狐之助的到来让她的美梦破灭,顺带还让整个本丸的刀剑们都失去了与审神者好好会面的机会。承载着众人怒气的狐之助会派给审神者什么任务呢?



      “审神者大人!审神者大人!请您醒一醒!”狐之助尖利的声音吵得药研脑壳疼。他走到门外,看见已经推门而入的狐之助正在用瓜子轻拍审神者裸露在外的肩头。

      “审神者大人!快醒一醒!有一批审神者在战斗中受伤了!急需手术!人手不够了,审神者大人!”狐之助反复号呼的话语听起来就像是停不下来的警报器,似乎唯一能让它停下来的方法只有一刀砍断它的脖子了。

      然而审神者已经彻底醒过来了,药研只能把自己危险的想法重新压了下来。她还没睁眼,就已经开始询问起现场的情况,药研只能替她更衣,然后看他迅速地刷完了牙,最后从他手里接过热乎乎的毛巾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一切准备就绪的审神者一身轻便的行动。

      “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过去了。”狐之助的爪子在地上一拍,一个巨大的法阵从地上浮现起来。

      “我还需要一个帮手!”狂风之中,药研看见自家大将朝他伸出了手,不等狐之助回答,药研就上前一步拉住了他,两人一同消失在了时空扭曲所产生的漩涡之中。

      这么大动静,本丸不可能没有人察觉。刚起床的安定和清光坐在廊下抱怨道:“主人怎么又出去了,明明都等了这么久的说。”“就是嘛,而且每次出门都带药研去。”一直在厨房忙碌的烛台切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叹了一口气,“这东西先放冰箱好了,晚点再搞吧。”甚至连正在阻挠大俱利洗头的鹤丸都罕见地没了精神。

      且不说自家本丸的气氛有多么地消沉,这边这个本丸可是刚一落脚就是异常紧张的气氛,审神者的太阳穴又开始跳了起来。脚边的狐之助已经一个箭步窜了出去,它的任务就是尽快找到这个本丸的狐之助以暂时获取这个本丸的控制权。

      在充斥着紊乱灵力的庭院之中,审神者冲着满脸惊慌的付丧神们吼道:“伤员呢?”不知是谁的声音回答道:“大广间!”于是审神者艰难地闪避着那些漩涡,朝着大广间走过去。

      药研靠着自己身体的灵活性和高机动轻松地躲开了所有的旋风,他看着自家大将狼狈的模样在心中对狐之助更加不满。

      喧嚣的风突然就停了下来,一种让人安心的灵力在整个本丸扩散开来,浑厚且绵长的波动让所有人心头的浮躁都安静了许多。药研感受着这股熟悉的灵力,脚步不由得轻快起来,甚至连狐之助的声音都显得不那么刺耳了起来。

      “三日月殿下请放心,这位审神者大人的灵力有着特殊的能力,叫做请君勿死。只要还有这么一口气,你家审神者的命就不会这么轻易地消逝了。”圆滚滚的狐之助蹲在大广间边上,对着里面怀抱着一个血迹斑斑的少女的身影说道。

      每次听到这段话,药研就忍不住回头去看自家大将的神情。果然,原本只是抿着嘴的人在听到狐之助对她的夸赞之后更是皱起了眉。

      “这就是所谓的准备好了?”审神者非常生气地看着依旧凌乱的大广间对狐之助吼道。“药研,迅速清理这里,然后给病人做术前准备!”这么说着的审神者一把扯走了三日月宗近,然后和药研两人把他怀中的少女抬到了移动担架上。

      回头看了眼,药研已经熟练地开始进行简易无菌室的布置,审神者放心地拎着三日月走出了大广间。

      “谁是病人的家属,哦不,初始刀?”审神者对着外面六神无主的刀剑们喊道,只见一个披着白被单的身影默默地走了出来,于是审神者的太阳穴跳得更欢快了。她转头问失魂落魄的三日月道:“你跟病人什么关系?”“恋人。”三日月这时清醒了过来,强撑着一副“我没事”的神情。

      “那好,来跟我签下手术的知情同意书。”审神者变戏法似的从探头探脑的狐之助兜里摸出了两支笔和两份文件“啪”地拍在两人的手上,“事先说好,就算有我的能力在,她也就是吊着一口气。如果手术不成功或者术后有不良反应,该救不回来还是救不回来。你们要有心理准备,懂了吗?”药研的一句“大将,准备好了”让审神者的语速都飙了起来,“当然我肯定会尽我所能的去救人的。”面前显然还有话要说的两人在时间紧迫的前提下,只能匆匆浏览过知情同意书上所有会发生的危险情况,在最后一页颤抖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进手术室。”拿着签好字的同意书,审神者利用自己的代理权给这里的付丧神们下了个言灵,然后走进了手术室。

      门外的付丧神们在焦急地等待着,门内的审神者看着已经铺好无纺布、伤口暴露、打好麻醉的少女开始有条不紊地布置工作。

      “大将,她背上还有一道刀伤。”只露出了两只眼睛的药研对站在自己身侧的审神者说道。

      “知道了,先处理腹部这个。”双手高举的审神者扫了眼被搅得血肉模糊的腹腔叹了口气,“你去把这家的药研叫过来,人手还是不够。”趁着自家药研出去叫人的时间,审神者用灵力包裹了躺在手术台上的小姑娘,于是一张比CT更详细的平扫图在审神者脑海中浮现了出来。初步清理了积在腹腔的血水之后,审神者又差遣狐之助返回总部去调血,自己则带着两个药研开始了缝合修补工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眼看着已经吃快要吃中饭的时候,手术室的大门一直没有打开过,已经修复过本体的出阵部队徘徊在庭院里面,谁都无心去关注时间的流逝。自家的狐之助就跟叛变了一样,就没见它出来过。

【TBC】


【下集预告】

药研:大将,你说要是我们把这人救回来了会怎么样?

审神者:获得一份烛台切光忠的特制美食。

药研:那要是没有救回来呢?

审神者:获得被付丧神拿刀指着脖子的免费体验。

药研:什么?大将,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审神者:嗯,专心手术。


PS:以上所有有关医学的描写都来源于电视剧和纪录片,再加上剧情需要,其真实性有待商榷,请各位不要深究。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