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如海

【刀剑乱舞】请君勿死(5)

【注意事项】

1.ooc注意

2.新人写手,请自带避雷针

3.自家本丸自家刀

【以上都OK?那就正文如下】

前篇:1  2  3  4

【前情提要】身为主君居然被短刀嘲笑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审神者就很没有出息地产生了应激性反应。数珠丸匆匆拉来了药研来为她治疗,作为审神者身边人的药研会如何对症下药呢?

     “我难受,珠珠。我难受。”审神者的声音听上去非常冷静,这让数珠丸心下一紧。

     “主君,哪里不舒服?需要叫药研吗?”数珠丸低下头去观察她的神色。

     “我心里难受……这是第几个人了?不,不应该说是第几个人,应该说是第几百人了?珠珠,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手上的人命有多少。自从我开始为政府卖命之后我就发现了,我工作的地方根本不是医院而是屠宰场!我心里难受。珠珠……我罪孽深重,谁也拯救不了我的。”审神者用呆板的语调吐字清晰地说道。这幅样子比歇斯底里的发疯更让数珠丸感到不知所措,他试图用怀抱来温暖她,可这次审神者的身体僵硬的像是一块冰,在抗拒着他的接近。

      从数珠丸的眼中,他能看到有不好的东西在审神者的身边聚集,然而她的身体就仿佛是个黑洞一般无止境地吞入了这些东西,并压制在体内。即使是数珠丸也知道此刻发泄比压抑更有效,但是凭他的手段似乎不能让审神者解放自我。

      压制太过的结果就是审神者不得不用双手来支撑自己,身体一阵阵发抖,想要呕吐的冲动在喉头上下浮动。终于在她忍到浑身冒冷汗的时候,一声“呕”控制不住地从喉咙深处传来。下意识地推开了数珠丸,审神者毫无形象地趴在地上,却什么都没呕出来,但是胃里泛酸的感觉却在不断上浮。

      意识到审神者的心理波动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的身体机能,数珠丸不由得跑出去找药研过来。

      近侍大人此刻正在往狐之助的口袋里不断地塞入消毒纱布、酒精棉球之类的东西,他看到数珠丸急匆匆地跑过来的时候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等数珠丸说完一句“主君情况不太对”的时候,他直接就拎起了狐之助往数珠丸的房间跑去。短刀的机动在此刻充分发挥了出来,药研从二楼直接飞身而下也依旧速度不减,等他冲到房间口的时候,看见自家审神者以正坐的姿势坐在数珠丸放置在房间里的本体面前。

      情急之下,药研用扔投石的方法把狐之助扔了出去。在砸中审神者之后,狐之助一脸咽了气的表情,口袋里还滚出了一瓶消毒药水。背部受到攻击的审神者看着滚到自己脚边的“凶器”,伸手把它抱了起来。

      药研走到审神者身边,轻手轻脚地坐在她的侧面,叫了声“大将”。审神者忽然转头看着他问道:“畠山政长在自尽的时候似乎你并没有让他如愿啊。”格外庆幸自己已经换下出阵服的药研精神紧绷地看着审神者双手的动作,回答道:“是!因此大将如果要这么做的话我也一定会拼尽全力来阻止。”审神者闻言看了他一眼,药研却没从中读懂任何意思。

      心下越来越没底的药研挤到刀架盍审神者之间,抬头去看她的脸。低垂的头颅在她的脸庞上投下了一片阴影,药研弯下腰好与她对视,带着手套的手抚摸上审神者的脸颊。微微用力让她抬起了头,药研看清了她布满血丝的眼球和泛红的眼眶,隔着手套他感到地下的肌肤在不正常的快速抖动着。

     “大将?”药研触摸着审神者嘴边的肌肉。

      审神者瞪着他没有说话,鼻翼的快速翕动和胸腔的上下起伏表明她正在不断地进行深呼吸。药研摸了下她的手,发现她拳头攥得死紧,而无论他手上怎么用力,审神者的牙关都一直处于一种紧闭的情况。

     “大将,你放松好吗?”药研努力地试图掰开她的手,“大将,你也知道这样你会肌肉痉挛的!”拨开她的嘴唇,药研又开始尝试把自己的手指往她牙缝里塞。

     “数珠丸殿下,过来帮忙把大将的手掰开!”药研对着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数珠丸叫着。数珠丸尝试了一下发现自己并不能做到,于是就去隔壁找来了正在日常祈祷的石切丸,石切丸尝试之后又去找了太郎,太郎看着自己长长的指甲有些犯难,于是去找了萤丸。

      等萤丸过来的时候,药研已经为了安全把审神者的下巴卸了下来,结果她的拳头攥得更紧了。

     “太郎先生,麻烦你去打两盆温水。哦算了,数珠丸殿下去吧。”药研脱下了被审神者口水沾湿透的手套,一手托着她的下巴,一手在擦拭着她因合不拢嘴而不断滴下的口水。

      药研抽空看了眼审神者的神情,她脸上的冷漠让他心下一凉,看来以往对大将的照料还是不够细致,以至于作为近侍的他都没有发现大将的心里竟然积压着这么多的负面情绪。

     “掰不开就算了,你们尽量把手指往她拳眼里插,只要能让她手里有东西她就会松开的。”药研一看情况不对就又换了个方法。

      数珠丸的热水端了过来,但同时他身后跟了一大群被吸引过来的付丧神,药研此刻也没空去管他们,虽说他知道大家都是在表达关心,可是现在嗡嗡的声音只会干扰他的判断。在喧闹之中指挥萤丸和石切丸把她的手浸到热水里再尝试,药研此刻无比理解自家大将在面对病人家属时的烦躁心情了。

     “药研君,主殿的手松动了!”石切丸突然抬头说道。另一边的萤丸闻言一张小脸憋得通红。药研示意石切丸先等会儿再掰,自己则小心翼翼地把审神者的下巴推回了原位。终于拿回自己下巴的使用权,审神者的嘴唇直哆嗦。

     “大将,别再咬紧了好吗?”药研为了以防万一,右手的手指还放在审神者的口腔内,“现在,可以把手松开了吗?”旁边的围观群众表示这绝对是药研声音最轻柔的一次了。

      审神者用自己还止不住颤抖的嘴说道:“不行……做不到……药研……我,我……控制不了……”说到最后她又是一阵干呕,石切丸感到手上的力道又重新回来了,萤丸在一旁都快要哭了。黔驴技穷的药研只能反复把热水浇到审神者的小臂上然后反复揉搓好让紧绷的肌肉软化下来。在这期间他还得分心去看审神者是不是又开始咬自己的嘴唇。

      等到拳头终于松开,门口的围观人群早就被驱散了好一会儿了,药研外加那两把大太都有些脱力地坐在地上。审神者刚才泫然欲泣的表情也被她整理好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辛苦了,药研。还有石切先生和萤丸也是,多谢了。”审神者一遍甩着手一边说道:“对不起,数珠丸殿下,把你的房间弄得一片狼藉。”

      数珠丸摇了摇头说道:“相比于这些小事,您体内还有未被消除的业障。药研君,就拜托你了。”说完这句话,数珠丸非常识趣地先行离开了,而另外两把刀于是也就顺势告退,剩下审神者和药研相顾无言。

【TBC】

【下集预告】

药研:大将你有什么烦恼是不能说出来的吗?

审神者:有的,而且关于你哥。

药研:请问一期哥有做了什么吗?

审神者:我觉得我要是说了你会去想他打小报告的。

药研:我保证不说。

审神者:我想做他弟媳妇。

药研:???我还是跟一期哥说一声吧。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