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如海

【刀剑乱舞】请君勿死(6)

【注意事项】

1.ooc注意

2.新人写手,请自带避雷针

3.自家本丸自家刀

【以上都OK?那就正文如下】

前篇:1   2   3   4   5


     “那我就先回房间了,药研你就……”她的话语止于药研突然拉住她的手。

     “大将,再更多的依赖我们一下如何?”坐在地上的药研仰头问道,刚才的一番缠斗让他的脸上布满汗水。看着他这幅样子,审神者一时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药研见状欺身上前道:“大将上班永远都不会携带近侍一同前往,每次只有在出紧急任务的时候才会带上我,您难道不明白我在经历过那些意外之后对你的担忧只会更加严重,但我却不能跟任何人坦言的痛苦吗?”审神者被他质问地不断后退,药研也就步步紧逼地追问道:“大将,你到底在害怕什么?你到底在压抑着什么?”眼看着身后已没了退路,审神者的鼻尖冒出了一丝冷汗,眼前的短刀明明没有自己高,但是却压制地她没有反抗的余地。

     “药研,你逾距了。”瞳孔已经缩起来的审神者背靠着拉门说道。

      善于把握时机的短刀如何会放过猎物露出破绽的时候,药研一个上步将两人的距离拉到紧贴的位置,空闲的左手也放到了审神者的脑袋边上,就这样彻底把她禁锢在自己的行动范围内。

     “大将,如果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还会更逾距。”

      审神者微微后仰以躲避药研喷洒在自己脖颈的气息,双方进入了僵持阶段。看着自家大将一脸“我不信”的表情,药研心中那些燥动的情感似乎有隐隐上头的趋势。说实话两人是怎么变成现在这幅模样的药研自己也不清楚,但是眼下显然不是一个能用理性来解决问题的时机。决定听从内心渴望的药研一低头吻上了审神者锁骨正中间的位置。

      怀里的人一阵颤抖,腿一软就往下滑去,于是药研跟着她一起跌坐在地上,重重地咬了一口嘴下的皮肤。

     “嘶!”痛得泪花都冒出来的审神者不由得去推药研的脑袋,药研一把抓住她的手摁在了地上,然后开始舔舐被自己咬出来的伤口。

      审神者的锁骨正中间是个碰不得的地方,因为那里是政府将能力植入进她体内的入口。某一天难得准时下班回来的审神者指着这里对药研说道:“你看,药研!只要有了这个,我就能跟你们永远在一起了。”他还记得当时那里闪烁着一个绿色的光斑,不过现在已经看不见了。

      明明当初为了我们跟政府谈条件谈了大半年,现在反而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现是什么意思?药研越是这么想,嘴下的动作就越是温柔。不一会儿,从他头顶上就传来了审神者抑制不住的轻喘。

      药研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胜利的微笑,想来审神者自己都不知道这会是个敏感点。终于结束蹂躏那里的药研一路向上舔去,吧那张溢出甜美呻吟的嘴给堵住了。对比没有什么经验的药研只能凭着自己的本能在啃咬着审神者,一边还诱惑到:“偶尔放纵一下又如何呢?大将~”

      此前一直在被动承受这一切的审神者听到这里发生了一声嗤笑,原本微阖的双眼“腾”地睁开,直直地盯着药研。仿佛在嘲笑他的天真一般,药研感到一条灵活的舌头伸进了自己的口腔开始翻天覆地的搅动。

     “唔!”这下轮到药研措手不及,不过他怎么会在这种时候退缩。不甘示弱的两人就像是两头小兽在互相撕咬,不管不顾地要让对方先认输。不过人类之躯怎能与神明相抗,审神者最终因为呼吸不畅而率先退下阵去。分开的两人皆是气喘吁吁的模样,只不过审神者两颧潮红,嘴唇红肿,看上去颇为狼狈。

      狠狠地擦掉流到下巴的口水,审神者红着眼眶扔下一句“满意了?”便起身离去。被抛在原地的药研不明白突然积极回应自己的大将为什么最后要留给自己一个充满绝望和悲伤的眼神。

【TBC】

【下集预告】

审神者:给你一个眼神你自己体会。

药研:我不懂你给我的眼神。我还是去问一期哥吧。

数珠丸:你们不了解一点历史背景是无法看懂审神者内心深处的躁动的,我来给你们一点提示。

审神者:等等!珠珠别走!数珠丸殿下!数珠丸大佬!别跟他们说我的黑历史啊!你要多少经书我都给你弄来!你别走啊!

数珠丸:给你一个眼神你自己体会。

审神者os:哦,那你倒是睁眼啊???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