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如海

【刀剑乱舞】请君勿死(10)

【注意事项】

1.ooc

2.新人写手,请自带避雷针

3.自家本丸自家刀

【以上都OK?那就正文如下】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前情提要】一辆充满嘴炮的车(省略大部分剧情)

      等她再次睁开眼之后,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头发已经被打理过了,正柔顺地铺在自己脑后。脸上也没有眼泪干涸的感觉,看样子也被擦拭过了。身下躺的被褥有着一股阳光的味道,果然也是新换的。全身有凉凉的感觉通过神经刺激着大脑,看来每个受伤的地方都被好好地上过了药。还有右手手背的肿胀感应该是被打了点滴造成的。

      那药研呢?不会是出去讨打去了吧……

      缓缓转头往另一边望去,那个跪在她床铺边的身影让她吓了一跳。感觉到她的视线,药研放下捂着自己伤口的手,以最卑微的姿态趴伏在地上,并承上了自己的本体:“药研藤四郎,听候发落。”

      审神者一寸一寸地扫视着眼前少年身上的伤痕。那道从左肩一直划到右腹部的极深伤口像是压切长谷部的杰作,至于另一道占据了他胸口的大半部分的弧形刀伤怕是鹤丸国永的作品,还有他裸露在外的手臂和大腿上也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刀伤。至于被撕得已经成条了的裤子边缘,应该是五虎退的五只小老虎干的。

      不需要去问,审神者了解药研就像药研了解她一样,这些伤口的来源多半是药研向众人坦言所得来的结果,还有一些可能是他请求责罚所带来的痕迹,否则一期一振他们怎么下得去手?

      眼前的少年紧绷着下巴,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睁得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将落未落的眼泪。审神者艰难地伸出了手,向着药研的方向使劲延伸出去。见自己跪得有点远,药研膝行向前,把自己的破损的本体递到了审神者的手下。这一举动无疑就是把心脏上交到了可能会处死他的人手里。

      于是她的指尖触到了刀柄,一声脆响从那里传来。少年闭上眼等待着形体消散的时刻,却不想从身体里传来了温暖的感觉。惊讶地抬起头,药研看见审神者正在费劲地用指尖凝聚的一点儿灵力,慢慢修复着自己的本体。随着指尖从刀尖离开,名为“药研藤四郎”的刀剑便焕然一新,而举着这把刀的少年除了依旧破破烂烂的衣服,浑身上下看不出一点伤痕。

      长舒了一口气,审神者把手收回了被窝,开始盯着天花板的某一处陷入了沉思。

      药研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地轻轻唤了声:“大将?”不一会儿,躺着的那人用浓重的鼻音回了个“嗯——”。跪着的那人没了声响,于是审神者忍不住转头去看他的情况。黑发紫眸、少年模样的付丧神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傻傻地捧着自己的本体一脸茫然。

      这孩子是傻了吗?虽然内心对他莽撞行为依旧有些不满,但是审神者还是侧了个身好让自己更方便地端详眼前难得景象,一时没崩住的审神者发出了“噗嗤”一声,被惊到的药研抬头与她对视,于是审神者立马收回脸上的神情,对他命令到。

     “药研,过来。”

      药研听话地膝行上前至床榻边上,叫了声:“大将?”他以为审神者放过他的行为只是因为后面还有更多的惩罚,因为他自己清楚他所犯下的错误是无法挽回的。

      审神者拎起被子一角,对他说:“进来。”

     “大将?”药研异常犹豫地跪到了床铺上,看不惯他动作这么慢的审神者一个用力把他扯进了自己的怀抱。下巴触碰到柔软发丝的感觉让审神者爱不释手地蹭了好一会儿,直到怀里的人有微微想要退出她怀抱的意思。

      重新把他摁进怀里,审神者开口道:“虽然我们都是喜欢做事多过于讲话的人,但是眼下我不得不跟你谈一谈了,药研。”

      怀里的挣扎停了下来,审神者搂着他说道:“你说的对,药研。做都已经做了,现在只能思考接下来的对策了。”

     “可是……”

     “好了,你也不用自责。身为我的刀,犯了错自然也有我的责任。但是这件事情会是这么个收场方式,你的责任无法推卸。我也不会就这样轻易地放过你。”

     “对不起,大将。”少年的声音低了下来,但是细微的颤抖还是暴露了他紧张的内心,审神者从来就不是一个温柔的人。

     “但是,很可惜……”审神者说着拉起了药研的一只手放到了自己的左胸口,“这颗心脏依旧会因为你的触碰而加速跳动,因为你的存在而感到安心。即使在你犯下了大错之后,睁开眼就看你的情形还是会让它漏跳一拍。”感受着自己越跳越快的心率,审神者觉得这种仿佛在告白一样的桥段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变扭,但她还是继续道,“所以,对不起,药研。我控制不了它。我目前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你不要离开我。”

      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胸前的衣服似乎被泪水浸湿,审神者停下了自己的话语,转而开始安抚性地拍打起他的背部。没过多久,怀里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大将真是太狡猾了。说什么因为控制不了自己情感什么的,明明是身为守护刀的我失职让大将面临危机。明明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没有做好承担这一切的觉悟,但是却顺着自己的内心做出了这等愚蠢的事情。真是万分抱歉,大将。”

     “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现在我们还有更大的危机要面对。我不想失去你,药研。所以你现在躺到被窝里面,靠墙。”后面的话语审神者压低了声音把内容吹进了药研的耳朵里,因为他们都知道,门口的那个黑影已经等待很久了。正是为了不让其他人听到她的话语,审神者才会将药研拉进了这个不太适合谈话的环境。

     “审神者大人!审神者大人!”狐之助聒噪的声音非常会找时机的响起了。从被窝里爬起来的审神者有些疲软地坐到书桌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就抬手放狐之助进去了。

     “审神者大人!您已经睡了两天了!现在是星期一,您的工作虽然已经暂停,但是还有一些紧急事件的处理非您莫属。”狐之助跳上桌子对审神者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处理。”审神者说着就要去开电脑,但是欲要抬起屏幕的手被狐之助摁住了。

     “大人,您难道忘了政府内部人员的规定了吗?”突然换了一副嘴脸的狐之助让审神者暗自心惊,她自然也没有错过狐之助眼里闪过的两道红光。

     “什么?”

     “对您做出如此冒犯举动的药研藤四郎,您就没有任何处罚吗?”狐之助歪着头问道。

       与它对视了一会儿,审神者在这期间的表情不断在变化。从狐之助的角度可以看到她眼中的挣扎、不舍、矛盾,甚至仇恨。在它忍不住出言提醒的时候,审神者的表情最终定格成了一个公式化的微笑。

     “当然,我怎么会忘了呢。”起身往床铺走去,审神者向已经爬起来坐在床上的药研伸出了手,“药研,把本体给我。”对大将满心信任的药研没有任何犹豫地把别在腰间的本体放到了审神者的手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对此回了一个微笑的审神者转身走回座位,把药研藤四郎的本体平举至狐之助眼睛的高度,然后双手一个用力……

     “我……居然会……折断……”不敢置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审神者的表情晦暗不明。用双眼里的摄像机记录下这一切的狐之助在结束录像并上传之后立马恢复了平时那副狗腿的样子,“您的选择是明智的。”审神者冷哼一声,问道:“现在这把药研没了,政府不会还要禁止我使用别的药研吧?”

     “这怎么可能呢!毕竟您还是需要一个帮手的,而药研就是最好的人选。”狐之助跳下桌子的时候还不忘叼走了那把断成两截的刀剑。

      “滚。”审神者打开电脑之后发现自己的权限似乎被升级了,冷笑一声,她把狐之助赶出了自己的房间。

     “好的,审神者大人。在下这就走。”狐之助头也不回地往外冲去。

【TBC】

【下集预告】

药研:大将,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审神者:爱过,别问了。

药研:……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