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如海

【刀剑乱舞】请君勿死(11)

【注意事项】

1.ooc

2.新人写手,请自带避雷针

3.自家本丸自家刀

【以上都OK?那就正文如下】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前情提要】终于从昏迷中醒来的审神者总算是恢复了精神,开始和政府的内部人员代表——狐之助,斗智斗勇。而结果竟然是碎了一把药研藤四郎?这个结果对于誓死捍卫自己本丸的审神者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察觉到这只小狐狸的气息暂时从本丸里消失了,端坐在书桌前的审神者才仿佛卸下架子一般躺倒在地上。好不容易爬起来,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床铺边启动机关,把刚刚随着翻起的地板一同掉到二楼的药研又拉了上来。

      吃了一嘴灰的药研一边咳嗽一边惊讶地问道:“房间地下怎么还会有个储物间?”

      捂着口鼻防止灰尘呛到自己,审神者得意地说道:“那是我在改建近侍房的时候顺便给自己留的逃生通道。”

     “逃生通道?为什么大将会想到建造这种东西?是怕我们还不能够保护你吗?”感觉自己被小瞧了的药研有些不满。

      没料到这个方面的审神者收起了自己兴奋的表情,“因为在夜晚,我身边是没有人的。而且在谈判期间发生的事情也让我不得不防政府的动作。”对此没有话说的药研只能把疑惑又转到了刚才那把被碎了的刀剑,“那大将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个……唔……”他露出了犹豫的神色,仿佛在纠结应该称呼“他”为“我”,还是“药研藤四郎”更好。

     “你不要多想,与我结缘的刀剑每一把都是独一无二的,其余的那些在我眼里只是金属而已。”情况紧急,知道碎刀是大忌的审神者只能这么解释。

     “好吧……那么我可以问问他的来源吗?库房不是离这里挺远的吗?”

     “这个好说。”审神者见他没有追问松了一口气。转而一把掀开垫在房间里的草席和木板,只见那些空心的地方都被放满了密密麻麻的短刀,“这个草席和木板都是特制的,只要用尖锐的东西砸下去就会破裂,因此底下放的都是短刀,至于墙壁里……”审神者敲了敲看似沉重的墙面,里面传来了嗡嗡的刀剑共鸣声,“除了短刀以外的刀种都在这里藏着,而薙刀……”审神者又走到厚重的拉门处,拍了拍承重柱,“在这里。四根柱子四把薙刀,只要这个房子倒塌,藏在里面的薙刀就会出现了。”

      药研环视这个房间不由得感到心惊胆战,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地方被审神者武装成了一个小型兵器库,不知道当时到底受了什么惊吓才让她把房间改建成这样。不过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在自己极力阻拦她改建近侍房的时候给他的解释是:“我早有安排。”

      而现在,这个人对着他伸出左手,不明就里的药研也就把自己的右手放在了她摊开的掌心里。

     “药研,你记住,我现在写在你手心的字是我的名字。如果将来有什么不测,这是我们最后的底牌。”

      震惊到无语凝噎的药研这才明白审神者到底为了他们的将来都做了什么样的觉悟。紧紧把这个名字握住手里,药研单膝跪在她面前,摸着自己心脏的所在地,在自己此生唯一的神明面前宣誓效忠。

     “定不辱使命。”


      从各种意义上都终于重见天日的审神者被阳光刺得有点流泪,提着电脑包就想直接去办公室好好吵一架的她被药研拦了下来,用的还是“刚确认关系就这样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吗?”这种非常正义的理由。

       于是无法抵御来自爱人谴责的审神者秒怂地跟着他来到了厨房里。现在正好是光忠出去远征的时候,厨房里空无一人。审神者翻找起放在冰箱里的食品,然后扒拉出了被保鲜膜包裹好的一份饭菜。药研在桌上看到了烛台切留下的消息:“如果主君下来觅食的话,饭菜已经放在冰箱里了。由于药研之前曾特地关照过我现在主君的身体不适,因此只烧了一些清淡的食物,还请主君吃完它。”

      药研转头看已经靠着敏锐的嗅觉(?)找到食物的人,替她把饭菜放微波炉里热好,然后监督她把这些有着淡淡药味的食物都吃了下去。

      急着想走好去向上头哭诉一番,然后再捞点好处的审神者吃得是狼吞虎咽。不知道应该如何两人生活中关系的无措感让她又一次单方面拒绝了和药研进行任何交流。

      误以为这就是惩罚的开始让药研非常自觉地远离了她的身边,然后收到了一个充满疑问的眼神。

     “啊……大将,不用在意我。如果这就是惩罚的话,我会接受的。”说着还更加往边上靠了靠。

      满口的食物让审神者一时说不出话来,急于解开误会的她使劲把东西往下咽然后成功让自己呛到了。药研下意识地就上前替她拍起了背部。终于喘过气的审神者无语地看着他,说了句:“不是,你误会了。”没让他来帮忙,自己把碗洗了的审神者拎起包就向外走去。于是药研也就跟在她身后看着她走到大门前。

     “走了,药研。”审神者拉开门就往外走去,药研也就像平时一样跟她道别:“再见,大将,一路小心。”转身回去准备去做实验的药研被人一把拉住了手腕,有些惊讶地回头,他看见自家大将对他挑眉一笑:“跟我去上班,这才是你的惩罚。”

     “是,大将!”少年终于笑了起来,跟着她跨出了本丸的大门。

【完】

作者:还有一篇后记,交代一下审神者的工作场所,是从药研的角度来描写的。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