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如海

【恋与制作人】照顾好自己

【注意事项】

1.ooc

2.清水

3.女主有名字

4.第一人称视角

5.最近天气变幻莫测,各位许太太最近要注意身体啊~


      如果说每个节假日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放松的日子,那么对于节目制作人来说这些日子反而就是灾难般的工作日。电视上那些五光十色的节目都是我们这些人挠破了脑袋才最终呈现出大家都满意的效果。

      今天我又是熬了个通宵才回到了自己的小窝里。元旦的晚上我甚至没有回家,直接睡在了公司。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楼道里阴冷的空气让我一团浆糊的脑袋有了一丝清醒。

      “How does the moment last forever……”手机里响起了每天早上叫醒我的旋律,如果我没有幻听的话,现在就已经是早上6点了。随着左脚踏上了最后一级台阶,我无力地扶住楼梯把手好让自己多坚持两口气。

      “早上好,沈玥霖小姐。”随着身后铁门吱呀一声打开,有个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迷迷糊糊地回了一句“早上好啊,许教授”之后就挪动着脚步往家走去。

      许是我的步履过于蹒跚,原本准备出门的许墨竟又转回了我身边,“你怎么了?”我摇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我,一边眯着眼睛从包里掏钥匙。他盯着我看了两眼之后,突然把我的头转向了他那边,“果然,你又熬夜了。前几天还彻夜未归,是想让我担心吗?”我知道我眼睛里密布的红血丝出卖了自己的疲惫不堪,除了睡眠没有什么东西能挽救现在的我。

      正当我想委婉地表示我想回家的时候,许墨却一个借力把我带进了他自己的家门口。

     “睡吧,不用担心,有我在。”他单手遮住了我的眼睛,一边重新把门打开。我本想出言拒绝,然而架不住他手心的温度让我舒服地只想永远闭上眼睛,最终在他还没把我拉进房门的前一刻,昏睡了过去。


--------------------------------------我是昏睡的分割线-----------------------------------


      等我的意识重新回炉的时候,陌生的房间让我一时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处何地。我的羽绒服和裤子都挂在了书桌前的椅子上,而身上盖着的被子则是充满了冷淡风格的灰色被套,虽然羽绒服里面的衣服都依旧好好地穿在身上,可是“被别人抱到床上并服侍着脱了衣服”这个事实依旧让我滚烫的脸颊又上升了一个温度。在我还在愣神的时候,无意瞥见窗外的熟悉风景让我一瞬间意识到了自己的所处方位。

      天哪,这是许墨的房间!天哪,那我岂不是睡在了平时许墨休息的地方!天哪,那我岂不是……没忍住内心的悸动,我凑近了枕头仔细地闻了闻……

      “什么都没有啊……”有点遗憾的叹了口气,我忽然想起悦悦跟我说的“天才科学家不睡觉”的事情,“可能这张床对他而言形同虚设吧。”

      揉了揉依旧酸胀的脑袋,我掀开被子并穿戴整齐,准备赶紧回家收拾收拾再去公司,估计还能赶上他们出成品。

      “许墨?”我打开房门,悄悄探出一个脑袋之后发现那个人正坐在客厅的地毯上,闻声抬头朝我露出了一个微笑。“你醒了?”

      “嗯。”我瓮声瓮气地回了他,一边忍不住抬手顺了顺自己睡乱的头发,“许墨你看见我手机了吗?”

      “在这里,我从你衣服里拿出来充电了。”许墨站起身从插线板上把我的手机拔了下来。我一打开手机看到干干净净的来电显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咦?怎么没人跟我联系?”

      “啊,那些找你的电话我都替你回掉了。”许墨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我跟他们说你在我这里睡着了,都跟他们请好假了,你放心好了。”

      哦,请假了啊,那就好。我舒了一口气,把手机收回了口袋里。

      “那许墨,我就……回去了?”我追着他走到厨房里看见他正在搅动着一锅粥,那弥漫在空中的食物香气让我饥肠辘辘的肠胃发出了一声绵长的叹息。我捂着肚子红了脸,“那个啥,许墨……那个床单我要不带回去洗一洗再还给你?”

      许墨闻言回头看了我一眼,说了句无关的话,“留下来把粥喝了再走吧?”我有些踌躇。他见我犹豫又加了一句,“这粥我已经替你熬了许久,如何?”

      “那我去洗手。”我无法拒绝他贴心的准备,况且从那个锅里冒出来的香气也着实让我不想回去自己准备食物。


--------------------------------------我是吃饱了的分割线---------------------------------


      喝了两口粥之后,我的大脑终于开始运转,也终于有力气跟许墨攀谈起来。同样跟我端着一碗粥在那里喝的人显得格外放松,看起来心情非常愉悦。

      “教授今天没去研究所吗?”我的筷子夹起了一个刚刚出炉的荷包蛋。

      “你就在这里,我还能去哪里?”他看我夹不稳便替我扯开了那个荷包蛋。

      “谢谢。”我拘谨地将那块蛋放到自己碗里,“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我心甘情愿。”他又给我夹了两块腌萝卜,“多吃点,不然小心感冒。最近流感病毒肆虐。”

      “谢谢。”我受宠若惊地把那两块萝卜直接咽了下去,然后胡乱喝了两口粥把卡在喉咙里的东西灌下去。

      “为什么这么紧张?我有这么可怕吗?”许墨动手又给自己添了一碗粥,顺便示意我是否也要再来一勺。

      我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开口回道:“那个,我要不还是把床单和被套拿回去洗一洗吧……绒线衫上还沾了羽绒服里漏出来的毛……”

      “不用,这床我也不经常睡,而且……”他意味深长的停顿让我的一颗心七上八下,“我怎么会嫌弃你。”

      “哦……”我呐呐地不知道怎么回复,只能借着把碗放到洗碗池的功夫掩盖自己的大红脸,“我吃完了,谢谢款待。”见他作势起身要送,我赶紧摆手让他坐下,“就几步路的距离,不用送了不用送了。”

      “那你今天就不要再去公司了,自己照顾好自己,别熬夜。”他坐在座位上朝我笑着,我点了点头转身逃也似的拿了自己的背包就跑了出去。等我冲出门再被冷风一吹才发现自己的围巾不知道被许墨放到哪里去了,我回头看了看被我关上的房门,摇了摇头心想道:算了,下次有机会再去找他拿吧。


------------------------------------我是转换视角的分割线------------------------------


      许墨在她离去之后就把那碗白粥放下了,不是和她一起分享的食物在他口中就是味同嚼蜡般的存在。秉着不浪费粮食的原则,他勉强把剩下的粥喝完。一打开自己卧房的门,独属于她的味道扑面而来,许墨甚至是有些贪婪地汲取空中的分子,反手把门关上。走近两步,他发现椅背后的地板上留下了她匆忙之中没有带走的一条围巾,许墨小心翼翼地凑近闻了闻,从那些针织品的经纬里嗅到了他最迷恋的味道。

      “你的围巾落在我这儿了,什么时候有空过来取吧?”许墨捧着那条围巾给她发了条短信,对面许久没有回复,他也就把手机收了回去。

       将围巾挂在衣柜里之后,许墨脱了鞋袜,慢慢地躺到了床上。那些遗留在床单上的褶皱虽然被人抚平过,但是依旧看得出她是以何种姿势蜷缩在被窝里,这里面还残留有她的温度。

       许墨慢慢地把被子盖到自己身上,不让风把这些味道吹散。将头埋在枕头里,被她包围的感觉让他头一次在这么不科学的姿势下安稳入睡。


-------------------------------------第二天的分割线---------------------------------------


      第二天早上。

      “叮咚!叮咚!叮咚!”许墨听到自己家的房门门铃被毫不客气地摁响了,处于礼貌他依旧起身准备迎接客人,然而当从猫眼里看见熟悉的身影之后,他立马打开了门。

      “她怎么了?”许墨下意识地伸手把人抱到了自己怀里,原本送她过来的悦悦也爽快地交了人。

      “没啥,也就是昨天晚上她不放心又跑到了公司里,结果半夜的时候安娜姐发现她发高烧晕过去了。”悦悦三言两语就把事情原委说了个干净,许墨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果然温度异于往常,“然后昨天她不是睡在这儿了吗,我们从电话里都听见了,所以就靠你啦,许大教授。”悦悦给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老板她很迟钝的,所以你要多多努力了。我就不打扰你了,我还要去拍摄现场。教授再见~”

      送走了悦悦,许墨把她又抱回了自己前不久刚睡过的床上,“怎么就不愿意好好照顾自己呢?”替她把衣服都脱下来之后,许墨用被子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留在我身边吧,我的蝴蝶……”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