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如海

【恋与制作人】探戈

【注意事项】

1.ooc

2.清水

3.女主名字是悠然,懒得再想一个了

4.第一人称视角

5.女主与男主互相暗恋设定,因此后续会有四篇

6.但什么时候码出来不确定,看时间情况


      年关在即,每个公司的惯例就是开一场年会来对过去的一年做个总结,并翻开新一年的篇章。今年对于我们这个公司来说可谓是波澜壮阔的一年,不管怎样我们在未来还会遇到什么困难,起码我们目前是挺了过来,避免了破产的危机。因此,这新年的庆祝对我们而言显得格外的意义非凡。

      “说是这么说,然而大家有什么想法吗?”我带领着一帮公司的高层坐在会议室里问道。提起过去一年里公司经历的风风雨雨,我的情绪让我立下了豪言壮语,顺便还带领起了一波积极向上的节奏。虽说他们都同意这次年会要玩票大的,可是真到了想方案的时候,每个人的脸都陷入了苦大仇深的模式。

      “我有个想法!”韩野不愧是新来的,没有被彻底压榨过的头脑很快想出了一个点子,“我们公司一年下来拍了大大小小的节目,要不我们的年会也搞成这个样子不就得了?”

      “你说的不会是……”悦悦闭着眼睛想象了一番,“一帮人坐在桌前看着大屏幕上我们的VCR,看完以后老板去发表一些感想,然后结束的那种吧?”韩野闻言点了点头。

      “不行不行,这也太傻了!”悦悦摇头道,“以往都是我们这些熟人坐在一起吃饭,现在公司有钱了,要开那种大的年会。你这个也太小家子气了,万一我们邀请了李泽言,我们的脸往哪儿搁呀?”

      一提到“李泽言”这三个字,我浑身一个激灵。如果他真来的话,我确实也丢不起这个脸,我都能想象得到结束之后他对我的批评。

      坐在我边上的安娜姐倒是一副赞同的样子,我忍不住问她:“安娜姐,你有什么想法?我看你好像很赞同的样子。”

      “我赞同的不是韩野的点子。”安娜打开笔记本刷刷地写下几个人名,“我赞同的是悦悦说的请李泽言过来的想法。”

      我倒吸一口凉气,他真要是过来的话,我们公司的年会质量绝对会上升到可以媲美春晚的层次,然而我们这些员工也不用休息了。

      “先别忙着拒绝,你们想想,既然我们说要开正式的年会,那势必就不能跟以前一样,我们几个去哪里约一波,而是要办成工作总结+晚会的形式。”安娜在纸上写写画画,一旁的人已经下意识地掏出笔记本开始记录了,“李泽言作为投资方,于情于理都应该请他,不管他来不来。还有跟老板关系好的那些人,比如白起、许墨、周棋洛。虽然我知道人家不一定会来,但是你总得有个表示。还有那些恋与电视台的主任们你得请吧?还有以前帮助过我们的那些人你也得带上吧?”安娜看着一页纸上密密麻麻写上的名字叹了一口气,“这得多大的工作量,要不还是算了?”

      “不行!”我下意识地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年会,是一定要办的!人,是一定要请的!”

      “那我们到底办什么?”顾梦问到。

      “报告+晚会!”我一锤定音。


      在问询过李泽言的档期之后,我们掰着指头定下了一个日子并向外界宣布了我们公司要办年会的事情。邀请函倒是做得挺快,一天不到时间就设计打样了,我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空白一片的策划案,内心忍不住的有些烦躁。这时,桌面上的手机响起了“嗡嗡”的声音,我拿起来一看,是李泽言的电话。

      他打电话过来做什么?我最近得罪他了?公司最近得罪他了?

      带着疑惑,我迅速接起电话准备探探虚实。

      “听魏谦说,你在打听我的日程安排?”李泽言的声音从听筒的另一边传来,隐隐有些笑意。

      不,我一定听错了。我赶紧摇摇头把杂念排除出去,“是的,总裁。因为有一个年终总结需要汇报,因此我希望能在您有空的时候,花一个下午的时间来进行。”面不改色的隐瞒了大部分事实,我丝毫没有愧疚地向李泽言撒谎道。

      “哦?”李泽言应该是没想到我会主动给自己加工作,虽然这个年终汇报我不提他过不了几天也会提出来,“那你过两天给我一份初稿吧,我来替你看一下。”

      “谢谢总裁。”我心中一喜,有了他的帮助,这份年终汇报的档次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还有一件事,总裁。”我在他挂电话之前冒出了一句,“我想问一下你们公司的年会一般都有些什么内容?”

      似乎是没料到我会问一个这样的问题,李泽言沉默了一会儿后丢给了我一句“你今年来参加不就知道了”之后,就把电话挂了。

      这是在邀请我去参加他们公司的年会吗?我愣愣地看着已经黑掉了的手机页面有些迷茫,可是我今年去了有什么用,节目又不能两三天就排好啊?无奈之下,我只得又给魏谦打了个电话,把他们公司去年的年会流程安排拿了过来。

      “主持、灯光、摄影、导演、催场……”我拿着那份华锐公司的年会活动方案,口中念念有词。这家公司不愧是业界内的标杆,他们的年会的水准也非常的高端。“天哪,居然还能请到明星去表演!真的不是按照春晚的标准来搞的吗?”把这份文件给那些人群发了一份之后,我转头开始撰写我的年终汇报。

       该说不愧是在李泽言的手底下待过几个月,我现在写报告的速度是行云流水、摧枯拉朽,即使我知道这份报告在他那里获得的评价可能就是“重写”两个字,但总比以前仿佛挤牙膏一样的痛苦好上许多。

      正当我沉浸于自己思维的流畅性时,窗户突然被敲了两下。说真的,即使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我依旧不习惯白起这种突如其来的上场方式。

      “不请我进来吗?”双手插兜的他在窗外对我做着口型。我赶紧上前把窗户打开,外面呼啸的寒风一下子带走了办公室里空调营造出的温暖假象。我忍不住哆嗦一下,赶紧窝回了还带着自己体温的办公椅。

      “你怎么来了?”我看着他绕着我的办公桌晃了两圈,最后选择倚在书架上翻看我放在上面的一堆文件。

      “正好路过这里,就来看看你。”他显然对那些文字不感兴趣,翻了两本之后就靠在那里盯着我看。我受不住他的目光,赶紧起来给他泡了杯热茶,“天太冷了,喝点热水吧?”

      看他接过了杯子,我就默默地坐回办公桌前,开始磨我的报告。

      “说起来,白起。”突然想起我的年会,我抬头看向他,“你们警局年会一般怎么办的啊?”

      “嗯?你说我们?”他似乎刚刚从什么思索中被我唤醒,一脸茫然的样子,“哦,你说年会啊,我们警局基本上就是表彰会,然后再上去表演几个节目就结束了。”

      所以还是要表演节目,我点了点头,继续开始写报告。

      “怎么了?你们公司也要办年会?”他问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提。”

      “唔,目前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准备,因为我们连节目都没有安排呢。”我笑了笑。

      “叩叩。”

      “老板,下面部门的年终总结送上来了。”悦悦探了个脑袋进来给我送来了一沓文件。“呀,白警官!”悦悦看见白起在我的办公室,一下子兴奋地红了脸,“白警官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没,我就是顺路看看。”白起挠了挠头,“待会儿我就回去了。”

      “哦~对了,白警官,我们公司最急要开年会了,记得过来玩哈!”悦悦的目光在我和他之间来回切换,随后给我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就溜出了门。看着那个明显带有暗示意味的手势,我的脸稍稍有点泛红。

      “嗯,那我就先走了。”白起重新打开了窗,朝我挥了挥手就离开了。

      坐在桌子前沉思了片刻,我给周棋洛和许墨都发了一条微信:“你们的年会一般都是怎么开的?”他们正好都是在不同领域中的精英,或许参考一下他们的意见也不错?


      “所以说,最终还是节目的问题。”快要下班的时候,我又拖着他们开了个小会,手里拿着打印出来的华锐年会翻看着,一边忍不住感叹他们的财大气粗。

      “让那四个部门每个出两个节目,我们就有八个了。”韩野一脸轻松。

      “我估计不行,他们还要负责拍摄、舞台、灯光等等东西,哪来这么多人手。”顾梦否决了他的提议。

      “那要不我们上?”悦悦在一旁试探着问道。

      “我们上是肯定的,问题是我们上什么。”安娜姐发表了看法。

      “唱歌,跳舞,表演。无非就是这些形式。”我在华锐的纸上圈圈画画,把他们的节目都圈了出来,“要不我来当主持?”

      “也行啊,老板去主持的话应该气氛很好活跃起来啊。”韩野不住点头。

      “不行,她要去做汇报的,怎么可能边主持边汇报?而且我觉得……”安娜姐那个意味深长的停顿让我有一种被猎人盯上的感觉,“老板么,上去表演节目才是真的活跃气氛。”

      这个提议迅速得到了大家的支持,于是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卖了。“那不行,如果要我表演的话,你们都得上台,否则年终奖就不要拿了!”身为老板怎么能独自一人上台丢脸,那肯定是要拉员工下水的呀。

      “那我来主持。”安娜快速回答。

      “我来唱歌。”悦悦也秒答。

      “我来跳舞。”顾梦紧随其后。就剩下我和韩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诶?哎?合着你们早就算计好了要拖我下水是吧!”我愣了一下立马就反应过来了。韩野倒是一副无辜的样子在那里问“那我呢?”,想来这三位谋划的时候可能根本没带上他。

      “好吧好吧,那我表演什么?”我一脸“败给她们了”的表情。

      “唱歌怎么样?”悦悦提议,这个KTV的麦霸最喜欢听歌,看她那副样子说不定连伴舞团都找好了。

      “让我唱歌……”我犹豫了一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我自己的歌单以后,颇为中肯的说道,“唱歌是没问题,但是我的歌吧,可能他们都不爱听。”顾梦有些怀疑道:“你一般听什么歌?”

      我低头给自己哼了一段前奏之后,开口唱道:“Think of me, think of me fondly, when we’ve said goodbye……”

     “停!停!停!”悦悦忍不住打断了我,“老板,你这都唱的啥呀,根本没听过啊。”

     “就《歌剧魅影》啊……”虽然悦悦的评价我早有准备,但她真这么说出来我还有点委屈。

     “那要不还是跳舞吧。”安娜看着我撅着嘴巴的小表情,还是出声提议到,“你好歹当年还是高中的校花呢,交际舞总会跳吧。”

     “会倒是会,可那都是好久以前学的了,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当初学的是什么舞种了。”我有些苦恼。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顾梦说道,“朝闻路上的健身房里有认识舞蹈老师的教练,我可以带你过去,我就是在那里学的街舞。”

     “那也行。”我想了想也就答应了,“那韩野你当我舞伴吧。”

     “啊?当舞伴?”韩野显然有些不在状态,不过他很快理解过来我说的意思,“不行!不行!不行!白哥会打死我的!”

     “行了,什么白哥不白哥的,你就记住一句话。你白哥不一定是你白哥,但你老板永远都是你老板!”悦悦不耐烦地打断了韩野的话,显然她们为了能让我上台跳舞已经是费劲了心思。

      那既然定了节目是跳舞,下班回家的路上我干脆就顺手拎着韩野,跟着顾梦到了朝闻路的健身房。下班时间的健身房到处都是挥洒汗水的身影,我看见有些人甚至已经热到脱了上半身的衣服,忍不住在心里给那些肌肉们拍了张照,我随后跟上了顾梦越来越远的步伐。

      “老板,到了~”顾梦为我推开了一扇门,里面除了两位舞蹈老师以外空无一人,显然是早就已经打好招呼了。我看着这阵势也不由得认真起来,“那就开始吧?”


      可能是第一次开这么正式的年会,节目的申报大家都挺积极的,最近经常能在茶水间看到有些人口中哼唱着些什么。然而我的舞蹈……真是有些一言难尽。

      一开始老师为我们挑选的是恰恰的舞步,可是在试跳了几步之后,韩野表示他的腰要扭了。而换成华尔兹之后,我又表示我的脖子要扭了。虽然很对不起老师,但是我们真的做不到啊……不过显然老师对这种局面已经习惯了,因此她立马换了一种方式来问我们:“你们有看过什么舞蹈片段的,我们挑一段来学吧。”

      “舞蹈吗?我印象中只记得《舞动青春》了耶。”韩野在那里挠着头傻笑,有的时候我真的想把他的嘴缝上,不过他的这个电影倒是唤起了我记忆深处的一部影片。

     “老师,您觉得《舞动天地》里面那段舞蹈怎么样?”我翻出了手机开始找那段舞蹈。

     “嗯?你说的是最后的那段三人恰恰吗?”老师反应倒是快,但是跟我说的完全不是同一段。

     “不是啦,是这里的一段……探戈?”我不太确定的念出了那个舞种,毕竟我确实搞不清楚这之间的区别,只能拿着手机指给老师看。韩野凑过来瞧着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赞叹,“老板,回头资源发我一份?”

     “哦,你说的是这一段啊。探戈里揉进了一点弗拉明戈的味道,你确定你要跳这个?”老师上上下下扫视了我一眼,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怎,怎么了嘛?”

     “就是感觉风格不是很搭啊。”

     “没问题的老师,我可以的老师。”

      于是这个充满着鸡飞狗跳的舞蹈训练就这么愉快地开始了。


      生活中一旦拥有了个目标之后,时间就过的特别快。依稀记得前几天我还对舞蹈一窍不通,昨天就已经能简单地跟上音乐节奏了,今天甚至能和韩野在老师喊出的节拍里把整首曲子磕磕盼盼的顺下来了,虽然第一遍的时候我们的脚互相打架地特别起劲。

      在分组练习过几遍之后,老师看了看已经变得漆黑的天色就放我们回去了,临走之前她突然对我说道:“明天要教给你的东西是感觉,如果这个无法达到的话,你舞蹈动作哪怕跳的再标准也是没有用的。”

     “啊?那我应该怎么办?”我有点紧张,老师的话岂不是意味着我要是没领悟的话就前功尽弃了吗?

     “跟你的舞伴好好交流一下感情,顺便再去反复看看那段视频,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探戈。”老师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留我一个人在原地茫然。

     “探戈据说是情人间的秘密舞蹈……探戈表达的就是女性作为捕猎者在寻找猎物,然后捕猎猎物的过程……探戈就是在表达性感啊!……”我浏览着网页上对于探戈的评价,陷入了更加深层的迷茫。总感觉自己似乎懂了点什么,但是这个充满诱惑和挑逗的感觉似乎确实表达不出来啊……

      这一点疑惑也直接导致了随后的训练充满了曲折。老师也很直接的就告诉我去诱惑自己面前的人,于是我就很给面子的看着韩野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老师。哈哈哈哈哈哈,可是我真的忍不住。”我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同样收到了这个命令的韩野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他估计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两条腿忍不住的打颤。

      老师看着我们俩这个样子也有些无奈,只能再次分开指导,只不过这次是由女老师带着我,而韩野则由男老师带着走。

      “哎,我就知道这一部分很难。我们从第一个动作开始吧。”老师让我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动作和她动作的区别。的确,哪怕就是第一个定位动作,老师仅仅是站在那里,她浑身上下就散发着一股属于女人的韵味,而站在她旁边的我就有一种小女孩想要模仿却不得要领的即视感。

      “最重要的是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老师仿佛一位慵懒的女王在舒展着自己的身姿,微微扭动的臀部在空中划过优美的曲线。即使没有妆容的加成,我依旧从她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气场。

      “想想你的男朋友,想想你最喜欢的人,嗯?”最后一个尾音微微上翘,仿佛一把钩子,勾出了我内心深处的那个人。

      “我最喜欢的人?”我喃喃自语。

      “对~想象一下他站在你的面前,而你要使出浑身解数来勾引他。”老师这么说着,眼睛却已经透过玻璃看向了正在教授韩野的男老师。两人眼神一对上,他们就仿佛有磁铁吸引一般不由自主地向对方走去。女老师向我打了个响指,说道:“music~”我立马跑过去把音乐打开。

      从第一个音符流淌出来开始,我的眼神就牢牢地粘在了他们身上。是猎物或是捕猎者?我看见他们的身份在舞步交错之间不断变换。这场舞蹈是一场博弈,以心为赌注,看谁先将一切交出。两人的试探在暧昧的气氛中进行,令人沉溺其中,男人的掌控和女人的妩媚在这支舞蹈里体现地淋漓尽致。

      一曲终了,我还久久不能回神,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忍不住发出一声“哇哦”,就没了下文。

      “所以说,你喜欢的人是你的舞伴吗?”老师冷不丁问出来这个问题让我一下子回过神来。“不是不是,不是他。”我赶紧摇头否定,“他只是我公司里的同事,被我拖过来当舞伴的。”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有的。”当着外人的面,这些话反而更好说出口,“就是他可能会来我们公司的晚会,我想把这支舞跳给他看的,所以……嗯,大概是这样。”

     “那就更简单了,把你的舞伴想象成他啊!”老师拍了拍我的头,“我们再来一次吧。”

      有了两位老师的亲身示范,不管怎么说,我和韩野的配合比之前好很多,起码没有笑场,而且有些抬腿和拥抱的动作,老师认为我捉住了那么一丝丝感觉。结束的时候,韩野果然被男老师劈头盖脸一顿骂,我等着他的时候听见了一些“你是要去掌握的那个人,结果在那里畏手畏脚的算是怎么回事!”之类的训斥,忍不住笑了出来。

      “加油吧,韩野。马上就要到日子了,我们可得好好抓紧,我看悦悦和顾梦似乎都去请外援了呢。”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演的好,老板我给你加奖金啊!”


      幸好提早就开始了节目的准备,因为真到了临近年会的日子,整个公司都忙的跟陀螺似的。先是去了华锐向李泽言提交了自己公司的年终总结,返工了几次之后,他总算给了一句“还可以”的评价。

      紧接着就是整个年会的彩排,从灯光、走台到舞台效果,我们所有的细节都力求在能力范围内做到最好。为了能达到自己心里的标准,我甚至悄悄去给周棋洛打了电话咨询一番。

      “薯片小姐这是要做什么呀?”

      “是年会哦,棋洛你要是有空的话,欢迎来捧场啊~”

      “诶~那我去问问经纪人我的档期。薯片小姐会在年会上表演吗?”

      “会啊,有我的一个节目呢。”

      “那我一定要去看!”

      周棋洛的存在让这段紧锣密鼓的生活有了一点欢快的色彩,然而我放下电话之后还是忍不住长叹了口气。翻开自己的记事本,最近几天密密麻麻排着的都是别的公司年会以及这种需要我们去争取机会的交流机会。公司的高层已经尽数被我派了出去来完成这些任务,而我自己则负责在公司坐阵。

      “老板!”我听见有人敲门,于是说道“请进”,走进门的是我们这次年会的总导演——杨婕。

      “怎么了,杨导?”

      “下午两点的时候我们开始最后一次彩排,让他们都准备好。”杨婕永远都是这种雷厉风行的样子,说完她就关门走了。我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开始群发消息。

      晚宴最终准时举行了,我们的彩排就在前半个小时刚刚结束。虽然这期间经历了我和杨婕吵了起来到杨婕和魏宅生吵了起来,再到我去劝他们俩别吵架的剧情,但是总而言之,大家总算是把所有的环节都确认无误了。我从幕帘间隙往外望去,最前面的四张桌子全都坐满了人,还有后方一点位置上的各大电视台的席位也被人填满。虽然我知道他们其中有一些人是看在李泽言的面上来到了这个年会,但是我没想到李泽言真的回来,而且似乎周棋洛那一桌上也没有空缺的席位。

      他们都来了啊?这么厉害的啊。

      自从晚会正式开始之后,我的一切私人物品都被放在了休息室里,唯一的联络方式就是现在躺在我身后椅子上的对讲机,因此如果有外人找我的话,我肯定是渺无音讯的。

      “接下来就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我们公司的总制作人悠然小姐,来为我们公司这一年的业绩做一个总结。”安娜姐台上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我理了理身上白色的小礼服,握紧了手中的手卡,露出一个标准化的笑容往台上走去。

      安娜在递给我话筒的时候做了一个“加油”的口型,我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更大的笑容好让自己的肌肉看上去不要这么僵硬。

      “大家好,我是……”走到舞台的中央,我微微鞠一躬,开始我的总结。身后的屏幕随着我汇报的进程明明暗暗,从对面投射过来的镁光灯亮得我看不清底下人的脸。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我过分紧张,忘了怎么说话,怎么给翻ppt的人提示就完蛋了。

      “谢谢大家,新的一年希望我们携手共进,再创佳绩!”终于翻完了最后一张手卡和最后一张ppt,我长舒一口气把舞台交还给了安娜姐来掌控。强作镇定的我在一离开灯光范围之外就立马弯腰蹲在幕后,按着我狂跳的心脏反复深呼吸。

      “老板?没事吧。”在我后面一个上场讲话的人关切地问着我,我摆了摆手,跟她说了声“加油”之后,就自己一个往化妆室挪去。

     “诶呀悠然你怎么才回来,我们都等你老半天了!”刚走进化妆室,林萌萌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那个新造型要做老半天了,就算你是压轴的节目你也不能这么懈怠呀!”

      实际上做造型的人并不是她而是赵小烦,他默默地把我安置在已经收拾好了的梳妆台前,开始把我脸上这层妆卸掉好重新上妆。

      林萌萌说的不错,我这套妆容确实很花时间,毕竟我要的是人们第一眼根本认不出我来,而且整套搭配跟我以往的风格相去甚远。等我终于换好衣服裹好羽绒服冲出来的时候,我已经错过了两轮抽奖活动了。

      是的没错,哪怕是我们这个小破公司也是会在年会上抽奖的,只不过奖品不是什么名贵物件。

      “怎么样了?他们抽奖抽的顺利吗?”我凑到韩野身边问道。

      “还行,蛮顺利的。虽然白起和许墨被叫上台去抽奖的时候还是表现的很惊讶。”韩野说完回头看了我一眼,“卧槽你谁?”

      “连老板都不认识了,年终奖还要不要了!”一袭吊带黑裙,一双细跟舞鞋,被精心盘起的头发上插着一朵艳丽的红花。从来没有尝试过的艳丽妆容加上烈焰红唇,与我指甲上所绘的火焰图案相互呼应。打扮成这样韩野认不出是正常的,刚刚在化妆间围观了前半段的林萌萌在回来之后都惊呼不敢相信是我这样的话。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让你们都没办法第一眼认出我来,这样最终身份揭晓的时候才能给人以一种惊喜感。

      “快快快,探戈要准备了。人呢?人呢?人呢?”催场的人把我和韩野拉到了后台,然后就撇下我们去抓其他人去了。后台果然忙乱,各种人手里拿着对讲机,一边小跑着一边喊着“借过借过!”。

      “你俩站到这里来。”负责把人从后台催上舞台的催场把我们拽到了幕帘间,“你们就在这一组后面上,他们结束就是你们了,听懂了吗?”

      “听懂了听懂了。”我们赶紧点头答应,仿佛我们没有立即回答他就要在我们面前喷火了。

      “幸好上来表演节目了,否则现在焦头烂额的就是我了。”看着这些工作人员忙里忙外的样子,我居然有一丝庆幸。

      排在我们前面的似乎是悦悦那一组,她的这个唱歌节目显然是经过精心包装的,又是伴舞,又是情景剧的,她一个唱歌的反而有些陪衬的意思,不过节目是挺好看。

     “下一个就是我们了。”韩野说道。

     “嗯。”我努力把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这个节目上。

     “老板你不紧张吗?”韩野似乎连呼吸都有些颤抖。

     “还好,我要专心看悦悦的表演,你别烦我。赶紧到对面去准备!”其实我哪里不紧张,我紧张地腿都在抖,但是我却不能靠以往握拳的方式来缓解,因为为了这个舞蹈,我连指甲都是准备过了的。

      还真是从头武装到脚,就为了能够……

     “到你们了!”催场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炸响,安娜姐报幕的声音也在会场之中扩散。死到临头了反而有一种平静的感觉。

     “接下来的舞曲是由我们公司制作人亲力打造的,至于谁是表演者就靠各位观众的火眼金睛了,不过猜中没有奖哦~”安娜活跃着气氛,“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探戈《一步之遥》!”

     “啪”,会场内的灯光全部暗掉,我在黑暗中走到舞台上站定,对着幕后的工作人员比了个手势之后,他立马对着对讲机说着什么。在这个间隙里我偷偷往台下看了一眼,然而除了黑漆漆的一片以外我什么都没看见……

      音乐响起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我在紧张的情绪之中忘掉了所有的思绪,多亏了前几天的训练,那些动作仿佛被篆刻进了肌肉之中,我的身体自然地跟着音乐微微扭动了起来。

      一束强光打在了我的身上,台下瞬间响起了一片惊叹声。我略微勾唇一笑,望向对面韩野的眼神第一次有了攻击性。他似乎也被我或者是这气氛挑起了斗志,我们俩人的情绪从未如此刻一般饱满。无论是转身、踢腿、拥抱,我都相信这是我们配合以来跳得最好的一次。无论是眼神的勾引还是动作之间的进退自如,我都把韩野当作那个我喜欢的人,因此做得无比自然。不知道韩野被老师教授了什么秘诀,但是这次我觉得他显然也投入了进去。

      当我们最后以呼吸交错的动作定格的时候,我还久久不能回神,是台下突然爆发的欢呼声和掌声把我拉回了现实。韩野绅士地把我拉了起来,两人互鞠一躬以示感谢。

     “两位请稍等!”安娜姐叫住了我们,“刚才的舞蹈真是精彩呢,你们说是不是啊!”胸膛还在剧烈起伏的我往台下望去,没看两眼就被镁光灯刺得只想流眼泪。所以说当初为什么要把他的位置摆得这么中间,搞得我现在都看不见他的表情。

     “所以说,有人猜出他们的身份了吗?”安娜看似问着台下却把话筒递给了我,“还是让本人来揭晓答案吧。”

     “咳,大家好,我是悠然。”刚说完,台下又是一阵欢呼。

     “大家好,我是韩野!”韩野显然比我适应地快,“希望我白哥看到以后不要打我啊!我真的是舍命陪君子,谁让我是公司为数不多的男性呢?”他的俏皮又引来台下一片哄笑,随后话筒又回到了我手上。

     “悠然你这次的形象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是什么因素影响了你的决定呢?”安娜问了一个极其犀利的问题。或许对于普通想要改变形象的人来说这个问题简直就是送分题,然而对于我这种心里有鬼且那个“因素”就坐在台下的人来说,这个问题简直就是送命题。

     “嗯,这个问题……”我犹豫了一会儿,眼神忍不住又向下飘去,“是因为我想要改变自我。”

     “改变自我?”

     “是,因为平时的形象都是同样的,因此我希望能先从外观上有所改变,从而改变我自己的内心。”

     “那为什么突然会做出要有所改变的决定呢?”

      安娜姐你真的不是对方派来的卧底吗?这些问题简直就是让我公开处刑啊!难道我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因为我喜欢一个人,想让他注意到我”这种话吗?

     “因为想让自己变得更有勇气,有一件事我想做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好的机会。通过这次契机我想试一试,希望能有奇迹的发生吧。”

     “你可是《发现奇迹》的制作人啊!你怎么会失败呢?”安娜姐又打趣道,“那么我们就让悠然小姐来进行第三次抽奖,希望各位这次的好运气能送给她,让奇迹发生。”

      总算从台上被放下去,我累瘫在休息室里不想动弹。裹紧我的羽绒服,我拿起了已经放置了许久的手机开了解锁。一条最新的消息弹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结束后,我来后台找你,你在哪里?”

      “休息室107。”把这条消息发出去后,我看着联系人的名字,默默地攥紧了手机。

      希望真的能有奇迹发生。


评论

热度(8)